365bet

中日友好醫院

  • 停復診通知
  • 在線查詢
  • 人員招聘
  • 日文版

工作動態

醫院新聞

文字大小

光明日報:救死扶傷平生愿 ——記黨的衛生健康事業的開拓者和建設者辛育齡教授

來源:光明日報 發布時間:2021-02-05 08:43:20

2006年5月,85歲高齡的辛老親自為黨員干部講黨課。中日友好醫院供圖

掃描二維碼觀看《百年滄桑見證一位白衣戰士的赤膽忠心》

在百歲醫者辛育齡的左臂上,至今還留有一道國際共產主義戰士白求恩為他縫合的傷口瘢痕。

這道瘢痕是在抗戰時期留下的,見證了白求恩對這位當年的八路軍小衛生員一生的影響。

辛育齡是我國胸外科先驅、中日友好醫院首任院長。他行醫八十余載,曾賦詩《行醫有感》表達了自己的理想,“救死扶傷平生愿,人生價值是奉獻。”

“辛育齡教授在革命中淬火成長,從小戰士到大專家,始終把個人理想與黨的命運緊緊聯系在一起,是黨的衛生健康事業的開拓者和建設者。”國家衛健委黨組書記、主任馬曉偉說。

與黨同心

——“堅定了為解放全人類而奮斗終身的信念”

1937年7月7日,日本侵略軍向北平西南的盧溝橋發動進攻,抗日戰爭全面爆發。次日,中共中央發布通電,號召全中國軍民團結起來,抵抗日本侵略。

時年16歲的辛育齡,剛剛考取保定師范學校。他回憶那段日子說,共產黨堅持全民族抗戰,提出改善人民生活的目標,打動了不愿做亡國奴的自己。辛育齡毅然投筆從戎,參加了共產黨領導的部隊。

1939年5月,辛育齡被派往白求恩醫療隊工作。在著名的齊會戰斗中,白求恩將手術室設在前沿陣地上,連續工作了69個小時。

白求恩過人的膽識和精湛的醫術,令戰士們欽佩,也震撼了年輕的辛育齡。辛育齡的老同學、老同事和老戰友郭子恒曾回憶在硝煙彌漫的戰場上,白求恩不顧自身安危,搶救傷員的生命,“毫不利己,專門利人”的精神感染著身邊的每一個人,也成了辛育齡學醫的啟蒙者。

“救死扶傷是一項崇高的事業,如果將來能做一位像白求恩一樣的醫生,挺好的。”辛育齡想。

就這樣,辛育齡走上了行醫之路。1939年,他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彼時的革命圣地延安,因為抗日救國的堅定與不屈,吸引了無數熱血青年。1942年,辛育齡經冀中軍區選拔,進入中國醫科大學20期學習。

街衢清潔,植滿槐桑。在延安低矮的窯洞里學習和生活,辛育齡坦言,雖然條件艱苦,但是官兵平等,民主自由。“這讓他更加堅定了為解放全人類而奮斗終身的信念。”

“辛育齡教授與黨同齡、與黨同心、與黨同行,勇于實踐、敢于創新,在平凡的崗位上筑就了一座偉大的時代豐碑。”馬曉偉指出。

仁術濟世

——“從辛老身上感受最深的就是白求恩精神,毫不利己、專門利人”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雖不能至,然心向往之。

這是辛育齡在學生劉德若心中的形象,“從辛老身上感受最深的就是白求恩精神,對工作極端認真,對人民極端負責,毫不利己、專門利人。”

跟隨辛育齡工作29年的胸外科專家劉德若告訴記者,辛育齡經常說的一句話就是:“病人對我們是非常信任的,要不然怎么會讓我們把他的胸腔打開呢?”

每一次手術,辛育齡總會把手套洗一下,讓手很滑,觸摸病人的肺時,動作極其輕柔,盡量避免不必要的損傷。劉德若說:“辛老認為,病人雖然在全麻狀態,但是我們要像病人清醒時一樣對待他。”

馬曉偉說,這種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精神,自辛育齡年輕時堅定的信念,就成了他一生的堅守。

新中國成立初期,承載著振興中華的使命,辛育齡作為首批公派留學生的一員,1951年8月被派往蘇聯學習胸外科技術,師從蘇聯著名胸外科專家、科學院院士包古士教授。

懸梁刺股攻讀堅。5年后,辛育齡獲得蘇聯醫學院醫學副博士學位回國,掌握了當時在國內尚屬空白的胸外科技術。

1956年6月,因為當時的部隊醫院只能接診軍隊病員,辛育齡放棄了部隊給予的優厚條件,主動要求分配至位于北京通州的中央結核病研究所,組建胸外科。

那時,我國絕大部分省市尚未建立胸外科。為了在全國普及推廣胸外科技術,惠及更多的患者,辛育齡牽頭在中央結核病研究所舉辦胸外科醫師培訓班,為期一年,每期20名。

從1958年到1980年,辛育齡為我國培養出300余名胸外科技術骨干,指導40余家醫院建立胸外科。在他的推動下,我國的胸外科建立了醫、教、研合一的體系。

“一切為了病人得到更好的療效”。辛育齡的囑托,始終是中日友好醫院胸外科副主任梁朝陽的工作目標,“我們對手術的每一步都精益求精,包括吻合的針距、包埋的方式,不斷地調整,并追求極致。”

勇于創新

——“他的每一步創新、每一項成就,都見證了我國醫學事業前進的步伐”

只要人民需要,再險峻的科學高峰,辛育齡也會去攀登。

1940年5月至1942年9月,抗日戰爭處于困難時期,部隊里流行瘧疾和疥瘡,影響戰士健康和戰斗力。

沒有特效藥,怎么辦?年僅19歲的辛育齡,時任制藥廠廠長,遍訪當地郎中,決定采用青蒿和常山等草藥治療瘧疾。同時,他還研制成功一種治療疥瘡的皮膚擦劑軟膏,療效都很好。

曾經,結核病在我國十分猖獗,嚴重影響了人民的身體健康。新中國成立后,治療肺結核的藥物品種也稀少,主要依靠療養和內科人工氣胸療法等進行治療。但這種治療方法,對大量重癥晚期肺結核,特別是空洞型肺結核合并大咳血的病人治療無效。

經過摸索,辛育齡創新出雙腔插管麻醉下施行肺切除手術,治療200多例無一例出現意外,為胸腔外科擴大適應癥和保障手術安全提供了有效手段。

“辛老的許多工作都是獨創的,是0到1的突破。”劉德若說。

器官移植是醫學領域中的尖端技術,20世紀70年代,肺移植手術處于初始時期,很少有國家從事肺移植研究。在做了大量動物實驗基礎上,辛育齡在1979年成功實施了國內第一例人體肺移植手術。

“當時,全世界也只做了42例。特別強調的是,他沒有參加過任何進修學習,完全是根據自己實驗研究取得的成果。”劉德若說,中日友好醫院的肺移植事業已邁入世界八大肺移植中心行列,這和辛老奠定的基礎是分不開的。

辛育齡還有一個重大貢獻,就是直接推動了我國針灸走向世界。

針灸雖有幾千年歷史,但很長一段時間,由于治病原理僅限于經絡學說,影響了發展。20世紀70年代,藥物麻醉技術還不是很成熟。辛育齡在學習中醫后,認為針灸可以適用于緩解術后病人刀口疼痛,而且無副作用。他運用華羅庚的優選法,對人體每一個穴位進行痛閾的測試,發現前臂外側的“三陽絡”鎮痛效果最佳。

在當時針麻從未應用于類似開胸這種大手術的情況下,1970年6月25日,辛育齡主刀并運用一根針,針刺“三陽絡”穴行肺切除手術獲得成功,震驚了國內外。

“辛老開創了針刺麻醉下的開胸手術,被記入美國胸外科年鑒。”劉德若說,1972年2月,尼克松總統訪華時,專程到手術現場參觀。

多年來,辛育齡結合臨床開展了大量研究工作,先后完成了國家級、省部級重大科研項目20多項,獲得國家級科技成果進步獎5次。

“辛育齡的每一步創新、每一項成就,都見證了我國醫學事業前進的步伐。”馬曉偉表示。

甘于奉獻

——“年輕一代正在努力把辛育齡精神凝練成前行動力”

改革開放之初,國家急需既有科學管理經驗又有技術業務、德才兼備的醫院管理人才,參加中日友好醫院的籌建。

這家擬建的現代化醫院,是日本首相大平正方1980年來華訪問時提出援建的。在兩國領導人的推動下,醫院在短時間內得以立項。

誰來擔任院長呢?在戰火中入黨、技術過硬而又有醫院管理經驗的辛育齡,1982年5月被國務院正式任命為中日友好醫院首任院長。

當時,國家基礎薄弱,如何籌建才能保證醫院既能匯集先進硬件設備,又能集合一批高水平醫療人才,這是辛育齡在行醫路上面臨的一次重大挑戰。

歷時三載,1984年10月23日,這座當時國內最富有國際色彩的現代化醫院開院,一度為各大醫院的改革提供了經驗和樣板。

已是花甲之年的辛育齡,在醫院樹立了“中國現代化醫院的示范、中西醫結合的基地、對外合作的平臺”的發展理念,“患者至上、文明行醫”的醫院院風,傳承至今。

1985年,辛育齡主動請辭院長。他說:“組織上交給我的籌建任務已經完成,接下來,我更愿意專心做一名外科大夫。”

石彬是中日友好醫院胸外科主任醫師,跟隨辛育齡學習和工作長達37年,他說:“辛老總是在積極尋找適宜的新技術來幫助患者。”

20世紀80年代,我國肺癌發病率呈直線上升的趨勢。辛育齡奔赴云南錫礦考察后意識到,肺癌已經是社會的常見病,并且死亡率高。他向衛生部建議,采取有效措施在全國開展肺癌的防治工作。同時,經過長期反復研究,辛育齡創造了直流電(后改稱為電化學療法)治療腫瘤的新技術,因創傷小、副作用小、恢復快而成功應用于臨床。

“電化學療法,可以說在一定程度上推動了現在的放療技術和消融技術的研究和發展。”石彬回憶,對于這項新技術,辛老有著國際專利權,有多家公司要與他合作。

但辛育齡拒絕了商業利益,他舉辦了152次技術培訓班,向全國推廣這項技術。在近千家醫療單位中,約有11800余例腫瘤患者接受了電化學治療,有效率達65%~85%。

醫乃仁術,大愛無疆。2003年,非典肆虐時,中日友好醫院臨危受命轉為非典專病醫院,已是耄耋之年的辛育齡作為首席專家,參與了每位重癥病人的會診。

直到90多歲時,辛育齡辦公室還經常亮著燈光,照亮了年輕一代的醫者。哪怕如今在病榻上,他仍然關注著醫療事業的發展。

80后婁彥妮,是中日友好醫院中西醫結合腫瘤內科的醫生,也是首屆辛育齡青年獎獲得者,對辛育齡的醫療理念深為認同:“中醫要向西醫學習,西醫也要向中醫學習,中醫和西醫要互相協作,更好地為人民健康服務。”

“如果說辛老用白求恩精神鑄就了人生路標,那我們年輕一代正在努力把辛育齡精神凝練成前行動力。”婁彥妮說。

“辛育齡從醫歷程,生動地詮釋了老一輩知識分子報效祖國、心系百姓的情懷,濃縮了中國共產黨的醫學事業發展的歷史。”和辛育齡相知長達半個多世紀的郭子恒曾這樣感慨。

(本報記者 金振婭)

微信圖片_20210205091714_副本.jpg

新聞鏈接:


上一篇: 經濟日報:無影燈下不老松 ——記我國胸外科奠基人、中日友好醫院首任院長辛育齡

下一篇: 光明日報:百年滄桑見證一位白衣戰士的赤膽忠心